• 台北機廠看鐵道史!「機械時代的失物招領」探願景

    鐵道迷福音!位在市民大道的「台北機廠」將轉型為「國家鐵道博物館」。8月24日至9月8日在這展出的「機械時代的失物招領」,以台北機廠露天吊車台為主要基地的創作展覽計畫,由文化部主辦,實踐大學建築系漆志剛老師團隊策展,將以開放式的展覽架構,邀請社會大眾透過現地探索、論壇與投稿,與專業團隊共同參與對台北機廠的討論,開展對於國家鐵道博物館的願景。
  • 「瀕危花磚」的重生故事 嘉義花磚博物館

    曾是竹科新貴的徐嘉彬,為文化保存不遺餘力。因為大學時迷上女友住的日治時期老屋裡的花磚,於是開始到處蒐集瀕臨消失的老花磚。成家立業後返鄉嘉義收購了一棟檜木古厝,用逾千片的花磚,打造台灣首座花磚博物館。

    徐嘉彬自認是理工科宅男,和藝文顯然搭不上關係,因為女友台南老家屋頂上有花磚,在追求她的過程中以此為話題

全台唯一百年水道博物館 雙十國慶台南開園


建於1912年日治時期、花費10年建成的「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」,包括了現有區域(原稱為「台南水道水源地」)以及2公里之外的淨水區,共36公頃園區。由於是台南的水源地、長期列為管制區,因此博物館除了主要二大古蹟建築:如紅色磚造建築的「快濾筒室」以及白色「送出唧筒室」外,其餘是大片保留完整生態的樹林及苗圃。

話說,早期台灣城鎮居民生活多用井水,不免發生水不夠或是污染等問題,直到日治時期台灣才開始有了都市水道的規劃。園區裡的「巴爾頓大道」、「野濱彌四郎紀念碑」點出了當年的起造者。

(圖片來源:鏡週刊)

走進紅色優雅的「快濾筒室」,一入口兩排共14個巨大快濾筒,頓時讓人誤以為走進某家歷史悠久的釀酒廠。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的館長黃文鍠解釋道,眼前主要功用為濾水的快濾筒,當年從英國進口,裡頭裝有義大利白沙,藉由日本人的工法、台灣人協同製作完成,這可是目前台灣唯一僅存保留完整的快濾筒。

(圖片來源:鏡週刊)

在「快濾筒室」入口處設有「水道劇場」,述說著明治29年(1986)經由後藤新平的推薦,台灣總督兒玉源次郎聘任威廉巴爾頓(W. K. Burton)來台灣擔任衛生工程技師,其學生野濱彌四郎也來台協助巴爾頓在台北城、大稻埕、艋舺進行調查和建設。

之後野濱彌四郎輾轉至台灣各地,在23年間完成基隆、台北、台中、台南等地的水道建設和計劃,被譽為「台灣水道之父」,至於巴爾頓則被尊為「台灣自來水之父」。通過「快濾筒室」來到建築後段,這裡主要是做為實驗工作室,在此進行各項水質監測。

(圖片來源:鏡週刊)

園區內另一棟漂亮白色建築則是「送出唧筒室」,過濾好的水則會送往這裡,在此藉由火力產生動力,將水輸往2公里外的淨水池貯水;接著利用淨水池與台南火車站有60公尺的高低落差,以重力把水運到20公里外的市區,供應10萬人的民生用水,直到民國71年才功成身退。

如今的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,不只是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物,充滿綠意園區內還設有戲水池、「送出唧筒室」前方原本水槽則變身成熱帶植物園,而曾經是台灣第二個的宮之森高爾夫球場,昔日果嶺現在成了「宮之森圓環」,中央正是日治時期所留下來的2棵琉球松、一旁還有玉蘭花步道,將成為遊客散步休閒的好去處,而10月11日起一連三天還會舉行許多開幕活動,歡迎民眾共同參與。

(圖片來源:鏡週刊)


新聞來源:鏡週刊

留言評論

協力夥伴